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雷卡#
#现代pa#

房间里只有连续不断的打字声和偶尔的翻书声。最近雷狮和卡米尔这两兄弟都忙得很,一个准备年末会议一个准备期末考。卡米尔好像对这次考试特别在意,他特别拼命。

家里的日历被涂的乱七八糟,只有一天的行程写的工工整整,上面写着【约定之日】。

这一天,卡米尔和雷狮反复检查了自己的东西,一起出了门。雷狮在前面开车,卡米尔在后面看书。“大哥,你今天什么时候结束会议?”卡米尔抬头问。“不太清楚,尽量早点吧。”通过后视镜只能看到卡米尔一半的脸,但是转瞬而逝的不安紧张与期待,却能看的一清二楚。雷狮还想说些什么,终是没有开口。

车到了卡米尔的学校门口,雷狮把车窗摇了下去对卡米尔说:“考试加油。”他的步子一顿,将围巾向上拉了拉。
“谢谢大哥。”

示意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时,卡米尔长吁了一口气。急急忙忙收拾了东西出来,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卡米尔,雷狮老大会议没有结束,他叫我们来送你回家。”帕洛斯坐在副驾驶上对卡米尔说,他看到他蓝色的眼睛中所有的期待都消失殆尽。
卡米尔上了车,佩利就转动方向盘开了出去。车厢里安静的很,好一会儿才有声音:“佩利,去游乐园。”“可是......”“算了佩利,他要去就让他去。”

车停在游乐园门前,这个时候人不是特别多,只有零零星星几对情侣和一些带着孩子来的家长。帕洛斯和佩利也没有叮嘱什么就直接离开了,卡米尔一个人买了门票进去。

他独自一人将他计划与大哥一起玩的游乐项目玩掉了,卡米尔觉得很无趣。累了他就去咖啡厅买了块蛋糕坐下来细细品尝,看着窗外一对情侣挽着手走过,看着一个估摸着六七岁的孩子拿着气球拉着母亲跑向不远处的旋转木马。卡米尔有些失落,他拿出手机点开联系人,盯着雷狮的电话盯了很久,最终还是收了起来。
一位年轻帅气的服务生端着一杯颜色鲜艳诱人的饮品给了卡米尔,说他是幸运客户,免费赠送。卡米尔没有抬头,也没有任何质疑,只是乖乖地收下。回过神他才觉得服务生的声音有点耳熟,可再找却找不到人。

天空的颜色一点点变深,游乐园的灯都打开了。卡米尔走向了摩天轮,这是他的计划的最后一站。说来也老套也奇怪,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计划,他心里只想跟大哥一起坐一次摩天轮,看一次游乐园的夜景。

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游乐园。

前面一对情侣登上去了,排队的只剩卡米尔一个了。心想着最后也是自己一个人,他走了进去。门快要关上了,一个身影硬生生挤了进来,那个人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厢内灯光暗,看不清他的脸。“抱歉,不介意一起吧。”那个人开口,卡米尔摇了摇头。

摩天轮转的速度其实并不慢,一眨眼就快登顶了。卡米尔一直望着窗外,看着下面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交相辉映,远处的商业街也灯火通明,稍微有一些寂寞呢。灯光刺得他眼睛发涩,他便不再继续看。跟前这人一直低着头,可卡米尔觉得这人一直在盯着他。他没有与生人搭话的习惯,就这样沉默着。
对方突然站了起来,抬起了卡米尔的帽子,轻吻他的额头。这时,他们登顶了。当那个人的唇瓣离开卡米尔的额头时,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是雷狮。

“大哥?”“惊喜吗。以这种方式出现。”雷狮摘下了帽子,手张开搭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是他在家极喜爱的坐姿。

“大哥你的会议结束了?”“早就结束了,大概在中午的时候。”“......为什么叫佩利他们来。”“想给卡米尔你一个惊喜。”雷狮的脸上好像写满了得意,卡米尔没说话。摩天轮转过四分之三时,卡米尔才出声:“很惊喜,谢谢大哥......”

“坐完这个就回家吧。”雷狮说。卡米尔点了点头,藏在围巾下的嘴角高高扬起,无人发现。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