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原创架空修真】「清衣」

人设走这儿。

自行注意避雷。

老实说这篇文纯粹是娱乐产物,突如其来的脑洞,莫名其妙地动手。本文长期连载应该不坑,含有BG、BL、GL。

写的时候听着西瓜的歌还看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漫画所以可能文风甚至剧情都有受影响。

非常感谢 @寂衣 的大力支持和协作,严格来说她是本文第二作者了。


「01」

今天是个颇为热闹的一天。隔壁一个叫做染桐门的门派要来进行两门之间的友好比武。美其名曰友好比武,实则互相攀比,就是个变相的打架斗殴。

蒙清,寒槐门的一个不起眼的弟子,正在药房帮他的师傅准备各种跌打药酒。按照经验,今天的比武一定也会有不少伤残。蒙清一边把丹药分类一边在心里嘀咕:隔壁染桐门大都是女弟子,我们寒槐又大多是男弟子,跟一群女子争个你死我活,真是没皮没脸。门主那高深莫测的老爷子又拉不下这个脸,跟对面门主和和气气地坐下来喝杯茶。讲道理了,是我们竹堂的特制茶不好喝还是你们这对老夫妻太皮了?你们这帮莽夫比武,苦的是我们竹堂的这些弟子啊。

好不容易把丹药全都归类完,他双手缩在宽大的袖子里走出药房。外面,他口中的那些莽夫正摩拳擦掌舞刀弄枪想要给染桐弟子颜色看看。蒙清摇了摇头。反正与自己无关,倒不如躲到后山的仙果园里种种花果。路上,几个竹堂的师弟向他打招呼,他摆摆手继续走着。他是竹堂年龄最大的弟子,这年头都没人愿意做丹修,许多人都转去做体修剑修了,师傅是连哄带骗才招来几个小孩子。

进了后山,空气清新了不少也安静了不少。蒙清拿起放在小木屋里的水桶水瓢去打水。“庸俗莽夫的臭气总算是没有了。这年头我这么清新的人真是不多了。”他一边打水一边说。寒槐的后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传闻,导致门下很多弟子都不愿靠近,蒙清是极少数踏进的人之一。其实这里根本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常有那位得道飞升羽化升仙的老祖闲的没事来这里晃悠,才惹出这么多事。蒙清给仙果浇水,这玩意儿可了不得,能帮助修炼突破,还是炼丹的优质材料,当然竹堂的特制茶饮里也少不了这玩意儿。

仙果林里好生清净,偶有微风,树叶沙沙作响,蒙清听着不由得放松下来。


有人说,女人多的门派作妖的事也少不得。这话倒也当真没差,柒桐门就是这样一个门派。明面上一个个温婉可人,实际上真正肚子底不揣着心思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箧衣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她从来都是奉行少说多做。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但可惜,她是懒得去使些弯弯道道但总有些人把她视做眼中钉。这不,今天要和隔壁寒槐门日常干架,有个段位低下要替所谓师姐报仇的丹修趁人不备撒了一把折仙散准备假借寒槐门之手让箧衣丢些脸面更是最好死在当场。

这大概就是傻子吧,目前只有练气五阶的箧衣在心中暗自吐槽。面上却是不慌不忙,手指轻抚过琴面,当场把那用以表演鼓舞士气的古琴给碾成粉末。“掌门,累了,出去透口气。”“去吧。啧,你个老不休,还好意思讨琴钱,你欠我们柒桐门的钱都还没还!”

不再理会身后那俩坐的端正实则用心念对骂翻旧账的两位掌门,箧衣站起身斜睨了眼下毒手的丹修和那一旁满面春风笑意盈盈的娇柔女子径直走出中庭直往后山。

按理而言,求药应先去竹堂。但谁没事会拿折仙散毒同门,事关门派总还是得遮掩着点。两位掌门是知根知底,不代表门下弟子都是明白人。故而直接传了符箓,去后山仙果林取灵植解毒。

“道友,”寻了多时仍未找到反却迷路的箧衣一把拽住了正在旁修歇的修士,眯眼道:“请问折仙散怎么解?”

这修士突然被抓起来问话,吓得愣了好些时候才畏畏缩缩地说:“这......这得问我师兄,刚......刚刚看到他去了后山。”对面女子的气势十足,他又还只是个刚过十岁的孩子,着实吓得不轻。

与此同时,被提到的这位师兄也就是蒙清,在仙果林的巨石上打坐。宁静的氛围让他身心放松以至于忍不住想喊一句“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那样人设就崩塌了。“算算时间,柒桐门的人应该都来的差不多了,不知道竹堂那边还应付的过来吗,那群没见过姑娘的小子可别看到女孩子就失了智。”其实人家小孩子们天天看着你已经对姑娘没啥感觉了,蒙清师兄(姐)。

林子里的空气很干净,混着仙果特有的香气。蒙清深呼吸着,突然他闻到了别人的味道。蒙清的嗅觉异于常人的好,或许这也是他被丹修长老如此看中的主要原因吧——然而最主要的还是他不太说话。


“多谢道友。”

“不,不客气。那个我就先…”

见引路的要跑,箧衣十分自然的一手搭在人肩膀上语气平缓道:“送佛送到西,不如道友带我去见见这位师兄可好。”

自然容不得不好咯,来自上位者的威压令小修士不由再哆嗦了几下。

好不容易绕进了后山仙果园找到蒙清,小修士求救般地跑向他,差点跪倒在师兄面前。“师兄,有个姑娘来找你。”小修士简单作个揖,急匆匆地说。

箧衣懒得做什么表情,但是她看到蒙清第一眼还真是不信这人竟是个男的。确定蒙清听到了小修士的话,箧衣也开口了:“箧衣,奉师命求药而来。今次叨唠道友了。”说罢也不啰嗦将符箓在人面前晃了晃便径自朝那在后山打坐的蒙清道:“可否劳烦道友,为我解开着折仙散。”


蒙清睁开眼睛,打量面前这位箧衣姑娘。“折仙散呐......这年头还有人用这种无趣的东西。”他爬下巨石,拍了拍身上的灰。“师弟去帮我采两个新鲜的仙果来。这位姑娘随我过来。”蒙清双手交叠藏在袖子里走向那个小木屋。

我真没见过几个把折仙散直接撒了用的,真想会会那个脑子出了问题的人。蒙清一边煮水配药一边在心里吐槽。水开之时,师弟也带着仙果回来了,他便把果核和药材扔进药壶里煎煮。一盏茶不到,蒙清倒了一碗药汤出来,挑了两块果肉放进去。“喝了。其余药汤涂抹在被折仙散沾到的皮肤上。剩下的果子你随意。”说完就起身走到屋子外的缘侧边坐下。果然柒桐门来了就不太平啊,虽然不来也没平和到哪儿去。蒙清看着木屋前的鱼塘,摇摇头。身后房间里有衣物摩擦的声音,箧衣听从了蒙清的话把药汤涂抹在伤口,折仙散造成的伤口已经变成了浅紫黑色。


折仙散是种用处很多而且毒性很强的药剂,但是药用价值也很高。它可以毁掉一个修士也可以成就一个修士。很多人会再渡劫前服用一种丹药,这种丹药里就配有少量的折仙散,正确的混合比例可以帮助修士提高修为,顺利渡劫后就能有极高的突破。可常有修士死于这种丹药,因为有心怀不轨的魔修或是仇敌或是心术不正的修士会利用这去毒害别人。

这种丹药的正确比例只有寒槐门的竹堂高阶丹修才知道。现今世上只有寒槐丹修长老和蒙清知道药方,只有他们亲手交递的丹药才能让人突破。这种丹药年产量极低,一年至多只产十粒。

这就是寒槐门日渐壮大的原因。


箧衣处理完伤口,药汤一点不剩。计算的还真是精准,她边想边穿上衣服。煎药剩下的仙果还放在旁边,色泽诱人看着就很有食欲。寒槐门的仙果质量一直很好,别的门派都十分垂涎,奈何门主小气从不外流。若是被门主知道蒙清把仙果给了箧衣,肯定要被惩治。箧衣端起那个小碟子走到蒙清旁边,把碟子递到他面前。蒙清瞥了一眼,推了回去。“你自己处理,别让老门主知道就行。”蒙清起身回房间收拾。“待会儿你去竹堂找长老,让他给你再配几贴药回去吃。”箧衣倒也不客气地吃了仙果,总是听自家老门主抱怨寒槐门,也听闻过寒槐门仙果的美名,今天也算是吃到了。

蒙清自顾自地就走了,他悠哉悠哉地走回仙果林,重新坐回巨石上。箧衣吃完仙果走出木屋,虽然她真的懒得去找那个有些高深莫测的蒙清,但是面上礼节还是得做好毕竟人家好歹救了命。

“多谢这位道友相救。”她仰着头说。蒙清睁开眼睛看向箧衣。从箧衣那个角度去看,蒙清的确是个惊为天人的美人,如果自己是个男人或许会动心。“举手之劳。”蒙清说,“不急着走,过会儿我带你去竹堂。”箧衣自知没了领路的倒也真走不出去,无声地盘腿打坐。


仙果园位置极佳,灵气汇聚适宜修炼。偏远宁静远离喧嚣,难怪寒槐老祖在此闭关飞升从此隐蔽山林不问世事。

林中风起,带来一片清香。向来闻味识人的蒙清嗅到了藏在果香里的老祖的味道。“柒桐门的弟子会在这儿还真是稀奇。自从你们门主那小子跟柒桐门那丫头闹翻之后我可就再也没见到过柒桐门的人来这里了。”老祖飘到蒙清旁边,贱兮兮地笑着说。“老祖您这么有空不如去门主那里跟他们聊聊。我倒是觉得那两个老人家其实关系不错。”蒙清开口了。箧衣望着寒槐老祖眨眨眼睛,懒得评论。而被议论的两个老顽固,则是极有默契地一起打了个喷嚏,随即嫌弃地对视一眼,又开始意念对骂了。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本来还在跟蒙清闲聊的老祖突然说:“你们的比武要开始了,还不回去吗?”老祖的容颜停止在了年轻的时候,看起来还算很赏心悦目。他在空中翻了个身,依旧贱兮兮地笑着看着蒙清和箧衣。“走了。”蒙清爬下巨石,对箧衣说,然后抖抖衣服自己走了。箧衣小声说句叨扰了,跟上蒙清的步子。老祖望着那两人的背影,摇摇头,吐出两个字:“孽缘。”



评论(4)

热度(6)

  1. 寂衣—挖坑不管埋清水水水水水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去想涉及到修真题材的脑洞有很多不足来着,之后会跟内桑一起再修整其他设定。祝大家有好的观看体验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