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原创架空修真】「清衣」

上一篇的链接就不放了,点我就能看。
以后大概都是周更【咕咕咕】。
喜欢就请按一下那个小心心小拇指。
注意避雷。

日常 @寂衣

「02」
蒙清把箧衣带到了竹堂,在堂里忙碌的弟子们都自己忙自己的,好像没看过蒙清进来一样。“云儿,去泡一杯茶给这位道友。”蒙清吩咐了师弟招待客人后走到堂后小院去找丹修长老,他的师傅。刚刚来到小院门口,正在写什么的长老就说:“堂上人手本就少,你这个大弟子又跑去偷闲,你是要累死为师吗?”长老把笔搁在砚台上,小心地拿起他写的东西给蒙清。“老祖传音给我了。”多事的老祖。蒙清边想边接过药方。“稍后你随为师一起去武斗场。十四年只去过四次,所以别人都觉得竹堂没人了。”“那您带二师弟三师弟去吧,他们来了这么久一次都没去看过。”蒙清似乎是一点都不在意,拿着药方准备回去。“你怎么就是不肯去呢?你知不知道琴修长老每次都问为师竹堂弟子是不是都只是些小毛孩子。”老堂主真是恨铁不成钢,蒙清这臭小子死活不愿给他这个面子。”您怎么不反问她们梅苑什么时候弟子人数能超过十个?”蒙清觉得好笑。梅苑是寒槐门里唯一只收女弟子的,而寒槐门向来是男弟子为多。更何况,隔壁柒桐门的琴修名声更大,来寒槐门的女弟子要么是去做了御灵师要么被剑修的帅哥哥们吸引去做了剑修,梅苑每年能收到两个弟子都是值得高兴的事。大家都是寒槐门食物链底端的两个派系,何必互咬呢?“今年你必须跟为师去,否则罚你打扫竹堂。”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招。蒙清摇摇头,他受不了他的师傅,动不动就撂狠话。上年求他去用的是逐出师门这招,而蒙清一句话就把他的师傅给呛回去了:带着寒槐门的机密滚出去?“不去。”蒙清拿着药方回去了。留下老堂主一个人在小院里生闷气。
他回到堂上,箧衣茶已喝了两杯。“每天煎两贴,剂量药方上写了,多余的涂抹在伤口上。等伤口愈合就可以停了。”蒙清在外人面前只有在做医嘱时才会说这么多话。药方被折叠成了豆腐块交到箧衣手上。“多谢。”箧衣礼节性地道谢,将药方塞进储物袋。堂外一个柒桐门的弟子小跑进来,应该是找箧衣的。“师姐,要开始比武助兴了,你怎么还在这里?”这是一位柒桐门琴修弟子,参与了今天的助兴演奏。箧衣不想过多解释,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麻烦这位道友了。”琴修弟子看了几眼蒙清,匆匆行个礼就把箧衣拉走了。

“师姐,没想到寒槐门还有这般美艳的女弟子。我还以为寒槐门都是男弟子呢。”那个琴修弟子拉着箧衣小声说。“那是个男的。”箧衣毫不犹豫地回复,快步走向武斗场,时间快到了。
“清儿,你就跟为师去吧。”老堂主临行前又请求,“还得为师求你吗?”老堂主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我去了,那竹堂怎么办?”蒙清反问。“师兄,还有我们呢!你就去吧,师傅都这样求你了。”二师弟拉了拉蒙清的袖子,试图让自己的大师兄注意到自己。蒙清看着这个正在长个的孩子,他今年才十三,五岁被老堂主捡回来。干净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被这样纯洁的目光看着,蒙清倒是不舍得拒绝了。
“好吧。”

蒙清帮老堂主拎着药箱,跟着来到了武斗场。长老的座位本是没有先后,但因为有些个长老是门主的师兄弟,那自然就有了些许地位高低感。剑修和体修长老分别坐在门主左右,三人情同手足。老堂主坐在剑修长老边上,因为剑修弟子常去竹堂抓药,自然就熟络了。大弟子们都站在长老的侧后方,剑修大弟子韩退背着剑站的挺直,体修大弟子李盼双手抱胸看起来自信极了,符修大弟子商不归低着头拿着符纸写写画画,御灵师大弟子闫飞素来神秘传言没人见过他的真容,琴修大弟子苏乐乐已前去准备助兴节目,这女子温良恭淑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最后就位的丹修大弟子蒙清资质不凡医术高超但为人高傲不好相处。
“稀客,稀客啊。”韩退略带嘲讽的语气让人颇有些不爽,蒙清斜睨着他。这两人交情甚深,一同长大。“哟,是什么把我们这位大美人吸引来了?看上哪个姑娘了?”李盼也附和了两句,这位也是同蒙清一块儿长大的人。再靠边一点的商不归和闫飞只是看了几眼蒙清没有招呼,来往较少不熟。蒙清觉得头疼,这两个人的嘴里从来蹦不出好话,张嘴闭口都是调侃他。擂台另一边的柒桐门也都排排站好准备就绪,那个来找箧衣的琴修弟子拉了拉箧衣的衣角小声说:“师姐师姐,刚刚那个漂亮哥哥也来了耶。”她直勾勾地看着蒙清,“旁边的那个剑修也好英俊啊。”箧衣面无表情甚至懒得回头去看所谓的漂亮哥哥英俊少年,说了句别花痴了丢人就抱起伴生古琴上台去了。那个弟子本还想反驳两句,但见表演已经开始就赶紧跟着上去了。

每年的助兴都是两门派的琴修们对弹,每年的曲目都不一样确实让人会有些期待。一开始助兴真的是助兴,但是久而久之就又成了两门派的攀比。可惜寒槐门的琴修们很少赢,争强好胜的苏乐乐每年都是一包火,然后全都撒在蒙清头上。是的,苏乐乐的温良恭淑都是装给外人看的,她根本就是个娇蛮任性的大小姐,蒙清如是说。
琴音起,寒槐琴修长老就骄傲地抬起头。她对今年的对比很有信心,梅苑上下几个弟子为这一刻准备很久了。同样骄傲自信的还有苏乐乐,这首曲子是她亲手编写。大家都闭眼聆听,曲调起初柔和轻快似是身处花海芳香扑鼻,微风拂面很是舒适,一个急转节奏变得急促紧张大雨倾盆,行人步伐匆匆,在杂乱的脚步中混有一个不紧不慢悠闲自在的脚步声,与周围形成极大反差,雨势渐小节奏重新变得明快,雨后清新的世界让人感到轻松愉悦,巧妙的收尾不禁有点流连忘返。老门主听完挑衅般的鼓起掌来,让对面柒桐门主气的牙痒。“掌门莫生气,我们一定让她们输得心服口服。”上台的一个弟子说。

柒桐门琴修的人数是寒槐门翻五倍不止,光是气势上就赢了大半。而且她们偏偏选用了战曲,一开始就是紧张急促的节奏不禁让人呼吸沉重,仿佛看见黄沙漫天的战场,将士们舍身护家国,塞外悲戚苍凉,少见葱郁。曲调转为忧伤愁苦,似是诉说着闺中女的苦苦等待。再转又是战场疾驰,厮杀声四起,刀剑无影血肉模糊,多少战士对爱人许下的承诺在此成空言。
琴音戛然而止,余韵缭绕。大家都有些意犹未尽,苏乐乐藏在袖子里的素手紧攥,指甲嵌进肉里掐出血印。她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琴修长老叹了口气,小声说:“毕竟人家是名盛于仙界的琴修门派。乐乐别气,就看剑修他们扳回一城吧。”蒙清就站在旁边,没听见是不可能的。好歹同门多年,他也不是不了解苏乐乐,更何况自己还是被她怒怼的对象。“折磨自己没意思,只有自己疼。”顺手递过去一小瓶金疮药。苏乐乐瞥了一眼,不客气地拿走还狠狠扭了一把蒙清的胳膊,咬牙切齿地说:“谁折磨自己了,我折磨你!”蒙清疼的紧皱眉头,把手抽回来不停地揉着。他把袖子撩起来,被掐的那一块有些红。“可了不得,这都红了。”韩退在一旁看戏还出声调侃,“乐乐不必生气,只是助兴罢了。好戏还没上演呢。”“就是!”李盼摩拳擦掌,等不及要在那擂台上大闹一番(?)。最右边的闫飞和商不归看着边上那四个活宝,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摇头。蒙清被夹在中间揉着还在痛的手臂,想着你们斗殴的时候被受伤给我添麻烦就行,然后吐出一句:“竹堂可不负责医治你们。”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