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原创架空修真】「清衣」

照例 @寂衣
这次没什么想吐槽的,就是不太会写打戏。
一周一更一周一更。

「03」
比武顺序抓阄决定,第一个抽中的是符修。商不归嘀咕了一句是我啊怎么是我啊,乖乖地走上擂台。“不归,加油。”闫飞懒懒地给商不归打气。
柒桐门的符修首席很年轻,看起来是只有十几岁不谙世事的姑娘。商不归礼貌地作揖,说:“在下商不归,请姑娘赐教。”对面的符修倒只是微微欠身,双手背在身后。“这么小的姑娘啊,应该比乐乐还小吧。”李盼摸着下巴揣摩着。“李师兄这么说真是太失礼了。”苏乐乐撇撇嘴有些不高兴。“那你们猜猜那姑娘芳龄?”老堂主饶有兴趣地加入了他们的对话。“十六?”“十五。”“十七?”李盼韩退苏乐乐各自猜了一个数字,但是老堂主和蒙清都神秘一笑。“比完再告诉你们。”蒙清双手揣在宽大的袖子里故作高深。

还没能直起腰的商不归很快就感觉到对面的姑娘似乎是对他施加某种束缚用阵法。看来并不是不谙世事啊,商不归喃喃。看束缚的程度对方应该是金丹中期的,商不归迅速施加威压并挣脱了束缚阵。金丹期大圆满的威压对于金丹中期来说还是不太好受的,意志稍一松懈就被抓住了可乘之机。商不归立刻退后一步,给那姑娘下了一张定身符。他以为能松一口气,但直觉告诉自己有危险。脚下设有起爆阵,范围不大但正好把他包围了,一时间是躲不掉了。那姑娘一脸得逞地望着商不归,露出必胜的笑容。闫飞刚动一步就被御灵师长老拦住,“你过去,不归小友就会被判为败北。”闫长老慢慢把手放下来,闫飞也退回了原位,他双拳紧握显得有些紧张。爆炸的浓烟被山风吹散了些,隐约能看到里面的人影,商不归仍然站着。灵光乍现冲散了烟雾,商不归身形一动来到了姑娘背后,学着体修的样子顶弯她的膝盖让她跪倒在地上,一手锁住她的脖子。姑娘胸腔以上都被商不归控制住了,不敢轻举妄动,慢慢放下双手。商不归见对方没有抵抗,想着比武点到为止就准备松开她,没料到姑娘袖中藏有短刀,直接出鞘抵在他颈侧。“这般尖锐物品不适合姑娘,还是快快放下吧。”商不归小声咽口水,松开了拿着刀威胁他的这位姑娘。“裁纸刀,你不用吗?”姑娘见对方放了她也收起了短刀,“小女子叶彤。起爆阵防的漂亮。”叶彤自报家门顺便夸了一句商不归,被夸的人摸了摸后脑勺像平常一样笑着。

第一局,符修,平。

“该告诉我们那姑娘芳龄了吧?”苏乐乐转向卖关子的丹修师徒二人,看比试看入迷的方才参与讨论的两个人也回过神,看向那对师徒。蒙清与老堂主交换眼神,一齐说:“二十二。”那三人睁大眼睛显得有些吃惊。“那姑娘分明是一张小女孩的脸。”韩退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一旁的李盼附和着狠狠点头。“看她阵法的威力,已经结丹有些时日了。看骨骼体型,应该是十六岁结丹。哎呀哎呀,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厉害啊,老夫二十三时才堪堪筑基呢。”老堂主慢悠悠地慈祥地笑着,与他年轻的面貌颇有些违和,他端起茶杯准备喝茶。“但是您已经两百多岁了吧。”蒙清见他要咽下那口水时突然说,老堂主一下子被茶呛住猛咳了好几下。“臭小子,等着为师来收拾你!”老堂主涨红着脸气呼呼的,可是被点名的蒙清却不以为然地双手伸进袖子里,看向擂台。

同一时间,寒槐门主随意拿了一个签,翻开看,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老太婆!这局,你们输定了。”他把有字一面展现给柒桐掌门看,上面写着剑修。

在修真界,提到寒槐门人们想到的都是寒槐剑修。他们以随性独特的独门剑法在修真界取得了不小的名声。寒槐剑修质量一向很高,现任大弟子更是剑修天才。反观柒桐门,虽然柒桐琴修美名在外,可是与柒桐门稍有来往的门派都知道,柒桐门的剑修出了名的弱。柒桐门不是没有过能独当一面的剑修,在漫长的历史中也是有让人闻风丧胆的剑修的,只不过这人在一次仙魔大战中失踪了,至今没有找到她。

南宫兰是近百年比较成功的柒桐剑修了。她这人,没什么不好的,只可惜是个大花痴,看到合自己胃口的帅哥就站着不动了。放眼当下,对于柒桐来说很不妙的是寒槐剑修大弟子有一副让人嫉妒的好皮囊,更不妙的是正好符合南宫兰的审美。从助兴开始,她就一直盯着韩退看。宣布第二场就是剑修时,对方一瞬间与她四目相对让她羞红了脸。南宫兰拍拍自己发烫的脸蛋努力保持冷静,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为柒桐门争点光,但只要瞥一眼韩退所有的心理暗示都会崩塌。
或许这也正是寒槐剑修大师兄厉害的地方之一吧。

双方都走上了擂台,南宫兰一直低着头控制自己不去看韩退。预备开始时,她突然高声提出要一块蒙眼用的布条。韩退一听,挑了挑眉,脸上表情有些变化。“韩退!别被小看了啊!”李盼在下面对他叫,其实李盼的本意是想给他加油的,可是到了韩退耳朵里就变了味。“既然姑娘都蒙眼了,我没有不蒙的道理。公平比武,劳驾也给我一块布条。”韩退说,语气里充满了不悦。“这不妙啊。兰师姐的举动被认为是挑衅了,这场必输无疑了啊!果然应该先声明一下会比较好吗?”柒桐剑修二弟子自言自语道,“只能祈祷师姐能全身而退了。”

韩退拔出剑来,虽是自己要求的蒙眼可是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在忐忑中他却露出了笑容,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南宫兰紧握着手里的剑向前蹭了几步,突然举剑出招,一个横斩力度惊人。剑气逼人,韩退感受到了危险,抬手接下这一剑,却没想到这姑娘劲力这么大,险些招架不住。“姑娘,剑修啊也不完全是靠蛮力才能取胜的。”韩退打掉南宫兰的剑,以非常快的速度打出了三段突刺。三招南宫兰只挡下第一招,因为是比武韩退也有放水,仅仅只是擦伤了肩膀和手臂。

三招打完,韩退退后跃起站到了擂台一角的木桩上。他把剑竖在身前,真气凝聚,一种压迫力迎面而来,四周槐树无风而动,一缕缕树叶从四面八方飞来汇聚成一大股,幻化成尖锐的武器向南宫兰袭去。杀意包围着她,让她分辨不出这股危险的“利刃”从何处攻击过来,此时她在找的这股树叶绕到了她背后,瞄准着她的后背冲去。霎时间,琴音起,混合着深厚的内力,冲散了韩退的叶刃。韩退一把扯下蒙眼的黑布,一瞬间的光亮刺晕了他,他捂住眼睛缓解这种不适。“这杀招,我们柒桐门吃不起。这局,算你们赢。”柒桐掌门慢慢放下手中的琴,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正对面的寒槐门主。“老太婆肯认输自然是最好的。”门主抬抬下巴得意洋洋的。李盼上前把还站在木桩上的韩退抱了下来,把他手里的剑收回剑鞘。“韩退你真厉害啊,又赢了!”他哈哈地笑着,搂着韩退的肩往回走。“干嘛!放开我!!”韩退皱着眉推着李盼努力逃开,奈何李盼的力气太大牢牢地抓着他不放。“哈哈哈快回去休息休息,别用力了。”李盼仍然傻笑着把他往回带。
“啧......龙阳男。”蒙清在一旁用嫌恶的眼神看着。“你没资格说啊,你这长相多招男人喜欢啊。”苏乐乐调侃他。“我没有断袖之癖,我同别人一样喜欢娇小可人的女子。”蒙清边说边强硬地拉过韩退的手给他把脉,“没事,休息一下吧。”“我当然知道。”韩退弱弱回了一句,不敢过多反驳。

第二局,剑修,寒槐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