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清风【秦时同人‖架空向‖穿越梗】

我个人总觉得第二章有些偏离主题的奇怪_(:_」∠)_都怪我思路混乱_(:_」∠)_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卷、异世相遇

第二章、昏夜之谈

今天我家没有人。父亲是医生,今日正好上晚班,要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母亲是编辑,忙的时候会很晚才到家。我是大三生,正值暑假。

我把东西整理好后,翻箱倒柜地找布料、针线和棉絮。我的奶奶是一位心灵手巧的针线大师,小的时候跟她学过做被子,床单。泡了一壶绿茶,倒在小茶杯里。张良似是会了我的意,从我肩头上跳下来,落在茶杯前。我坐在桌前,缝制给张良用的迷你被褥枕头,而他则是在一旁看着,时不时喝几口茶。这场景看上去特别和谐。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半黑。街边的路灯已经亮起。我眯了眯有些不适的眼睛,把桌子收拾干净。“张良先生,看来今晚只有我们两人吃饭了,小清去做点面食当做晚饭可好?”不知为何,我说话的方式竟也转变成了偏文言,我暗自惊讶。张良没有反对,我便安心地进了厨房。

若是平时,我定出去买点饭菜回来直接食用,今天我却亲自下厨做饭。或许是不想亏待那位自己仰慕的谋圣大人吧。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捞起煮熟的面条。不多,但是给一个注重身材的女生和一个只有十厘米的男生吃,足矣。

看到碗里的面,张良看了我一眼,可能是因为这面的风格让身为古人的他感到奇怪了吧。解决了晚饭,我缩在沙发里呆坐着。看着眼前坐在我特制的软垫上的张良,一瞬间我有些愣神。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呆滞,张良十分关切地问到:“小清是有不适?”“啊?嗯...不是...”我摆着手,象征性的淡淡地笑了一下。他没有追问下去,转而打量我的家。我的家整洁简单,墙上挂了几张画,倒是显现出一种清雅的感觉。

“小清...那把剑是谁的?”张良问我这个问题时,我正在神游。“小清?”直到张良第二次叫我,我才缓过神来。“张良先生怎么了?”我看向张良,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显得很缥缈。他一如既往地勾着那抹傲然略带精明的笑容,知道他对那把挂在墙上的剑感兴趣,我虽不情愿却还是开口了:“亲戚送的...一把带来不详的剑。”那剑的外形与张良的凌虚几乎一模一样,甚至带给人的感觉也近似相同,但是在我眼里它却是象征着不详,是凶兆。

张良见我的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厌恶,便没有问下去。一时间我和张良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僵硬,我的眼睛转了转,想到一个问题。“张良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这真是个好问题...我不禁嘲讽起自己来。“......子房也不知为何会来到这里,但是子房确实跟着小清姑娘跟了很久,估摸着也有九十来个昼夜了。之前小清姑娘可能都听不见看不到子房吧。”

听了张良的话,我皱了皱眉头,心里并不轻松。“不过子房也在这段时间里摸清了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了。比如语言文字......”不愧是千古谋圣,学习能力真不是盖的。我如是想到。不料张良还有下半句话:“还有关于小清姑娘的一些事。”此话一出,张良感觉到了周身气场的改变,是一种无意识的杀意。他从心底里感到了这个姑娘的特别。冰冷的温度很快褪去,客厅里又恢复了原来的闷热。

“小清姑娘似乎并不愿意敞开心扉地与子房交谈......”不得不说,张良的演技很好,就连深知他的精明的我也被骗了。“没有没有!”我急忙否认,生怕是让他不高兴,减少了好感。但是在隐约看到他的狐狸笑时我知道我被耍弄了。“小清姑娘很容易被人糊弄呢。”张良是这么说的,我没有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如此。我活了21年,只是父亲糊弄,就已经数不过来了,更不用说同学和那些奸诈的社会人士了。

我沉默了很久,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该与张良说些什么。此时,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传来。走神的我本能地抽出一直藏在身上的一把手术刀,这是父亲带给我防身用的。门被打开,是我所熟悉的脚步声。我的母亲提着一个商品袋走了进来。“......原来是母亲啊。”我长吁了一口气,收起了我的小刀。

母亲眼尖的发现了我的动作,双手叉腰有些无奈地说:“又是条件反射?果然我女儿就是太警觉了......”回答她的是水流的声音,我把水杯放到她面前的桌上,回应:“怎么?警觉不好吗?要是哪天我也像天野雪辉一样成了日记持有者,好歹还能在残杀中存活的久一点。”正在喝水的母亲对于我这个举例似乎是有异议,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接茬:“人家还有好基友或或子和追随者小由乃的支持,如果是你,我可不觉得你能活那么久,你可没主角光环!”

如你们所见,我的母亲跟我一样是个热爱的二次元的人,所以我和她的对话总是那么......生动形象。“呀!不好!昨天更新的《银魂》我忘看!”我悄悄地挪回了客厅,因为母亲的行为有那么点......大动静。“母亲大人,还有今天《画江湖》也别忘了。”“呀!还有这个!”我坐回到沙发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抬头便对上张良的那双带着笑意的狐狸眼,我愣了一会儿。“噗嗤~”我笑了出来,笑的让家中的另外两人感到有些奇怪。

但总比郁郁寡欢好......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