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清风【秦时同人‖架空向‖穿越梗】

第一卷、异世相遇

第三章、现世遭遇

我看着眼前被我放倒的几个人,就觉得今天过的真是混乱不堪。还要从早上开始说起。

朦胧地醒了过来,就看到张良站在我的床头柜上。用一种不明的眼神看着我。无缘由的恶寒。待我彻底清醒过来时,我已经在厨房了。“张良先生...您似乎比昨天...高了。”并不是没有凭据的,昨日张良还只是十厘米的大小,比我的手还要小,但是一夜间似乎就长了四十多厘米!

被这一现象惊吓到的我都来不及把手上的包子吃掉就跑出去拿卷尺要给张良量一量身高。“啧啧...张良先生,您有望恢复成原来的伟岸身材。”我收完卷尺,吃掉早饭,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刚被我折腾了一番现在在吃早餐的张良。“小清姑娘...你的话似乎有哪里出错...”

他的话被短信铃声打断。

From:蠢米

时间:xxxx年xx月xx日8:30

正文:蠢清儿!!不好了!!速来学校救命!!

本来以为是什么急事的我一看到这个署名,反倒是不急了。我慢悠悠地整理东西,过了十几分钟才和张良一起出门。我到地铁站时就要九点了。改变我速度的是那一通电话。“喂?”“蠢清!你到哪儿了啊!地铁不会被巨虫追上咬断了吧!也不跟你开玩笑!救场啊救场!那个歪果仁好像只听得懂那些我不会的小语种!”“现场没人了吗?”“没了没了!快点我要哭出来了!”

我突然感觉到这个家伙没有骗人。让我庆幸的是学院离我家并不是远的离谱。大约十五分钟后我就到了校门口。张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着急,我也没有向他说明。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朝我招手,旁边好像还有很多人。“蠢清儿,你可终于来了!”说话的是我唯一的好友,与我同系的米歇尔。她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别急。我去会会那个歪果仁。”我推开她蹭在我脸旁边的头,小心翼翼地走向那个面带愠色的外国来客。到这儿或许该知道我的系别了,没错语言系。那人打量着我,随后张口就是一口纯正的意语。我的脸色瞬间黑了,转头看着米歇尔朝她挑了挑眉。她眼神坚定,点了点头。

翻译一下:

我:你就为这?你蠢啊!

米歇尔:嗯,我相信你!

面对作死的好友,我选择了无视。张良有些好笑地看着我和米歇尔的眼神互动。那意大利宾客的耐心快被磨完了,无奈于绅士风度没有发作。我很快的调整好情绪,毕恭毕敬地道了歉,随后为其翻译导游的话语。

一小时后,送走客人,我才松了一口气。张良坐在我的左肩上,凑在我耳边低语:“小清姑娘辛苦了。”听到这句话,我的疲惫全被赶跑了。“嘿蠢清!我就知道你可以的!”米歇尔扑过来要拍我的肩膀,还是左边!!我一个侧身,她扑了个空。我是要保护张良先生,我的本意是善良的,才不是要看你出丑!

闹剧结束。我跟着米歇尔去处理里一些事后,打算步行回家。从这里徒步回去起码要一个半小时,说我没有私心是假。没错我就是想这样与张良一起漫步。这个点路上的行人渐增,估摸着要到饭点了。看着一个个与我擦肩而过的路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张良先生,难道别人看不到您吗?”

正在欣赏魔都的“钢筋森林”的张良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顿时间我觉得我的心绞在了一起,很痛。难道那九十多个昼夜您就是这么孤单的度过的嘛......我边想边带着张良转进一个小巷。这里是夜街,所有的店都是晚上开的,白天这儿几乎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我知道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我绝不会往这儿走。

一个人也没有说明很多恶事都会在这里发生,这条路我走了三年,坏事我从没遇上过,今天却碰上了。我从来没想到过那些老套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几个猥琐的不良少年成一堵人墙挡在了我前面,我退后了几步。肩上的张良凑在我耳边提醒我身后也有人堵截。

“啧......真是倒霉。”我抓了抓头发,感叹道。那几个不良笑了,声音很尖锐,让我感到讨厌。我打量着面前这几个渣滓,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藏在袖口里的手术刀已经准备好了。有武器和没武器的感觉是不同的,我十分冷静地分析了一下现状,随后开口道:“哪能,劫财还是劫色?”母亲告诉我如果碰到混混,要先用上海话宣示自己是本地人,这是我身为纯正的魔都人的一种自保方式。

不良们对视一眼,朝我走来。所以,这是要劫色的节奏吗?我尽力地不使自己的右手看起来很奇怪,避免他们发现我的刀。他们逐渐走进小刀的攻击范围内,我暗暗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如离弦之箭一般朝他们冲去。转动手腕,用手中的小刀逐一刺伤这几个不良,随即撞开两个被我划伤小腹的人要逃到大路上。

我没料到,竟然在那里也有埋伏着的人。那人抓着我的后领子,一块布就这么蒙住了我的脸。“卑鄙......”我咬着牙狠狠地吐出这两个字。我听到了张良的叫喊。呐,张良先生,我是不是很没用......连几个混混都打不过......迷药的药性发作,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是躺在一个脏兮兮黑漆漆的似乎是仓库的地方。“小清姑娘,你终于醒了。”听到张良的声音,我瞬间清醒了。低头就看到张良站在我的腿上朝我笑,看到他的笑容我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担忧也减少了。“这里应该是城郊的一个废弃仓库吧。子房方才还听到那几个人在商量赎金。”我没有回应张良,而是抬头看着正对着我的那扇窗户。

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估计是刚到下午吧。“这群人真不会挑时间,”我勾起一抹冰冷的笑,“而且也不会挑绑架对象。”听了这话,张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我是被反手绑在椅子上的,看似是难以逃脱的绑法但在我看来比让米歇尔摔倒都简单。顺带一提,以前我们一群同学最爱玩的就是用绳子把一个人捆成粽子然后让那人自己在限定时间里挣脱并逃过我们的追踪。我发明的游戏。

几秒钟后,我拎着那根绳子靠在一旁的箱子上打电话。那帮蠢货拿走的只不过是我的备用手机,真正的藏在我身上的暗袋里。“先报告警察蜀黍......然后跟妈妈报个平安......然后就可以去玩啦~”我承认我这个样子很好笑,但是我是认真的,你要相信我是深藏不露的。

张良坐在我的头上看着我翻箱倒柜地在这堆箱子里找东西,似乎是猜测到了什么。“找到了!”我举起一把淡粉色的长剑,上下打量着。“就是它在召唤我吗?这个颜色还真是难看......”其实从我醒来后就感觉到有东西在叫我,没想到竟然是武器!“不过这里为什么会有居合道的剑?”我对着箱子比划了两下,还挺顺手。正在我试剑的时候,紧闭的大门似乎要被打开了。空气一下子凝结住了。

绑架团伙把门推开后看到我被绑在椅子上还昏迷不醒。万幸的是他们没有看到站在椅子的阴影里的扶着剑的张良。“老大,其实这妞长的挺好的,要不拿了赎金后再......”“蠢货,要是被抓到了,绑架罪最多顿几年牢,如果做了什么,就没那么简单了。”啧啧,没想到头领还有点法律知识。这年头最怕罪犯有脑子。我向张良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把剑给我。

等我拿到剑后,又一次挣脱了绳子。正当我打算不动声色地起身并走到他们身后吓吓这帮人的时候,那椅子不争气地发出了“嘎吱”的声音。“哟呵!小丫头挺厉害的啊!”他们很快的形成包围圈将我围住。

此时的我僵在起身这个动作上,内心十分荡漾:我靠!难道剧情不应该是他们没有发现我然后全部被我放倒吗!

荡漾归荡漾,手上的动作不能慢。我很快地把剑换到左手,扣住剑锷,右手极速地拔剑。他们老大被打翻在地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也许是惊愕于我的速度,他们全都一愣。也就是这个间隙,他们全都被我用刀背砍倒在地。

我轻喘着气,把剑收回剑鞘。看着趴在地上的这些人,我只觉得今天过的真是混乱不堪。找来绳子,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把他们捆住,我坐在那椅子上等待警察蜀黍来把我和张良带回家。

我是在我母亲下班前到家的。被绑架的事我并没有告诉她,反正说了也会被她调侃。母亲没有询问那把剑的来历,而是在那里一边一刻不停地唠叨家里已经有这种危险物了,一边着手帮我去申请管制刀具携带证书。我知道,这是母亲对我的信任。

正在擦拭剑刃的我暗暗地抓紧剑柄,像是下了决心。坐我对面的张良看到我无意识的动作,勾了勾嘴角。

外面的天空被已经西下的太阳映衬的刚刚好。


第三章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