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水水水水

罗维厨,伪西厨。
近期绝赞吹爆自家儿叽。
刘昊然激推。
刀剑乱舞珠子推小酒鬼推。
fgo爆肝中。

【原创架空修真】「清衣」

对不起!憋了很久的04终于来了!!打斗一直都是我的苦手所以瓶颈了好久。两门比武篇很快就要结束了,新的剧情马上就会来到!
虽然没什么人看。
@寂衣∧至此万事皆休 照例艾特。


「04」
柒桐掌门望着由不知名的弟子端过来的阄,深吸一口气抓了一个出来,她看了一眼宣布说:“第三场,御灵师。”

站在闫飞肩上的小朱雀跳了两下似乎很兴奋,闫飞伸出手指挠了挠它的肚子。

御灵师对于整个仙界都是一个比较新颖的派系,从第一个御灵师出现至今不过两三百年。所以说,柒桐和寒槐的御灵师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太大。

闫飞站上擂台时还没反应过来,仍然有点呆呆地目视前方。对面的御灵师已经召唤出了自己强力的灵兽,是一只看起来就异常凶猛的老虎。小朱雀跳了两下用自己的喙狠狠啄了啄闫飞的脑袋。“痛。”闫飞闷哼一声小声说。“啾啾!”小朱雀叫着提醒闫飞比试开始了。

“啄轻点啊,痛的。”闫飞有些无辜地跟小朱雀抱怨,不经思考随意召唤了一只灵兽出来。有时候注意力不在线还真的容易出事,闫飞随手召唤的是一只胆子不大又十分温和的梅花鹿,只是看外表就知道肯定打不过柒桐门的凶虎。“啊......错了不是这个,赶紧回来!”闫飞见是这只梅花鹿一下子紧张起来。“太磨叽了!而且太弱了!”对面的御灵师等不急下令让老虎去攻击闫飞的梅花鹿,灵虎以极快的速度扑过去伸出无比锋利的爪子抓梅花鹿。“不行,只有这个不行!快躲开!!!”闫飞来不及回收只能先让小鹿闪躲。

小鹿受到了惊吓,立刻跑了起来,灵虎的速度非常快,一转眼就追上了小鹿在它肚子上抓了一道不小的伤痕。“呜——!!!!”小鹿的惨叫声尖锐的很,甚至很刺耳。“得亏只是比试,不然这只小鹿就已经被咬断喉咙了。”寒槐门主皱着眉头有点心疼那只梅花鹿。

台上,闫飞瞪大了眼睛好像一瞬间就要爆发出来。他跑过去小心地安抚倒在地上的小鹿,小鹿呜咽着用湿湿的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告诉闫飞不要难过我还好。
小朱雀圆滚滚的双眼中流露出愤怒,它拍拍翅膀恶狠狠地盯着灵虎看。本来想往前走一步的灵虎停下了步子甚至往后退了半步。它低吼一声,可能是回应小朱雀,也可能是在告诫自己不要被对面威吓。

“上。”闫飞边对小朱雀说,边将小鹿回收。
小朱雀仰起头伸长脖子用清脆的声音长鸣着,挥动翅膀飞了起来。“什么......?!”柒桐的御灵师吃惊地看着,她的灵虎咬着牙爆发出一声咆哮。
空中,小朱雀的羽翼一下一下地拍动着,火红色的羽毛慢慢化成了烈火,在所有人眼中,那只小小的朱雀现在变成了比原来大百倍的火焰鸟,它朝着灵虎俯冲而去。灵虎低头蓄力,猛的喷出火来抵御朱雀的攻击,它的主人就在身后它不可以躲开。两只灵兽一开始还尚且势均力敌,渐渐的灵虎有点力不从心了,朱雀加大了输出把灵虎逼退,火焰点着了御灵师的衣服,火势蔓延至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她哭着惨叫了起来,柒桐掌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寒槐门主也跟着站起来。“闫飞!让你的朱雀回来!!这是要出人命的!”门主大叫着,“其他人快去打水!!”“赤鸢住手。”闫飞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赶紧回收了小朱雀。
老堂主快步走上擂台,蒙清提着药箱跟在后面。柒桐的姑娘身上的火已经被扑灭,幸好制止的快烧伤并不太过严重。老堂主要来了一件长袍盖在姑娘身上,与蒙清领着几个帮忙搬动伤者的柒桐弟子回竹堂。

比武场这边,闫飞和小朱雀正在接受两位门主和闫长老的责骂。“臭小子!胡闹也不是这么胡闹的!你是要气死老夫!”闫长老气的跳脚,“重罚!必须重罚!!”“闫师弟暂且先冷静一下。”寒槐门主轻拍涨红了脸大喘气的闫长老的背,转头看向闫飞。“罚你打扫山门一个月,其余时间待在兰谷不得外出。你的那只小朱雀暂时交由闫长老照料。”门主严肃地说。闫飞点点头没有表情,小朱雀也低下头可怜地叫了两声。“你也就这种时候有点门主的样子。”柒桐掌门挖苦他。门主“啧”了一声随后没好气地说:“免你们一年的丹药钱。”深知隔壁柒桐老太婆疼爱弟子,门主便又加上两句:“这次诊费全免,改天将那女娃和一颗修为丹送到柒桐门。”柒桐掌门对这样的赔偿甚是满意,能让寒槐门主这吝啬鬼如此忍痛割爱,掌门很想喊一声爽了。

竹堂那边已经开始了救治,蒙清刚打开烧伤药膏就被老堂主以比武场不能没人看着为由赶了出去。本来想借此溜回竹堂的蒙清计划泡汤,只好返回。“一脸幽怨啊蒙清,被撵出来了?”苏乐乐调侃着他。“少说两句你不会长肉的。”蒙清不客气地回击,“现在是暂停比试了?”他不理睬咬牙切齿的苏乐乐转而去问韩退和李盼。“对,要跟柒桐门谈点条件,免得伤了两门和气。”韩退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解释着。“本来就没什么和气可言。你们待会儿出手都给我轻点,我可不想又来几个伤者。”

第三局,御灵师,因事故作废。

双方花了点时间进行交涉,一盏茶的时间后比试重新开始。寒槐门主看到签上的字时明显是不悦的,他皱着眉头把签举起来宣布:“第四场,琴修。”话音刚落,柒桐门的琴修弟子们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站在门主旁边的箧衣本来闭着眼睛小睡,听到下一场是琴修时主动请缨。“点到为止便好,莫要再惹出事端。”门主用指尖敲着梨花木桌,眉眼间是藏不起来的笑意,而且箧衣的小心思她是清楚的很。
箧衣和苏乐乐几乎同时走上擂台。在刚刚比试时苏乐乐就发觉箧衣有些不同,她手中的琴似乎大有来头。

台下闫飞朝蒙清走去。“蒙兄,请问那位姑娘伤势如何?”“烧伤稍重,尚无性命之忧。你该庆幸姑娘的脸没太大损伤。竹堂有办法医治,不必太过担忧。”蒙清语气平淡,“只希望后面不要再有什么伤者了。”闫飞听了,作一揖走回自己的位置。他以为蒙清的第二句话有怪罪他的意思,心情有些低落。

台上,箧衣一手扶琴一手放在琴弦上打量着苏乐乐。她很困,不想再继续搁这儿耗。
苏乐乐抱着琴礼貌地行礼,举手投足都是一种大家闺秀的优雅贤淑,如果忽视之前她对师兄的所作所为的话。
箧衣稍稍欠身回礼,虽然她一向觉得过多的礼节是件麻烦的事情。一股困意涌来,箧衣用袖子挡住自己的脸打了个哈欠。速战速决吧,她告诉自己。

她放下手,两人对视一眼,苏乐乐还未能拨出一个音节,箧衣就拔出了琴中剑。剑气冲天,震散了云层,气势尤为惊人。寒槐门的人被震慑到的同时都在想,这姑娘是琴修吗?
距离箧衣极近的苏乐乐,吓得坐到了地上。琴修?不是吧?这不是剑修吗?

箧衣懒懒地收剑,打了个哈欠,整个人向后倒。“师姐!”箧衣的小师妹紧张地大叫。这时,一位红衣女子闪身上台扶住了她和她的琴。
另一边台下的蒙清重重叹了口气,快步走过去。红衣女子潇洒地抱着箧衣和琴跳下台,看着蒙清向她们走来。“把人给我吧,我带她去竹堂。”说罢,蒙清就伸手接人。“姑娘不需要帮忙吗?”红衣女子一边把箧衣交给他一边问,蒙清瘦弱的身板让她有些担心。“我是男子。下一场比试就是体修,你还是留下不要耽搁时间比较好。”红衣女子凝视着抱着箧衣转身离开的蒙清,神情稍有变化。

第四场,琴修,柒桐胜。

评论

热度(11)

  1. 寂衣清水水水水水 转载了此文字
    把call打爆,今天也依然秒睡的女儿呀×